来自 养生 2021-08-25 15:49 的文章

为什么习惯骄傲的美军总是教“弱鸡”?

 
 
 
 
 
前不久,各界人士就一个问题展开了热议: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喀布尔政府还能撑多久?几个月还是一年半?
 
美国总统拜登表示,“30万对8万,优势在我”,并呼吁(如果不是被忽悠的话)阿富汗政府军“为国家而战”。
 
 
 
2021年8月15日,美国直升机离开美国驻阿富汗喀布尔大使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各界人士大吃一惊——8万塔利班武装游击队只用了几天时间,就解决了30万政府军投入40亿美元军费,在武器装备上与美军基本同步的问题。
 
历史就像一个奇怪的圆圈,它不停地来回移动。此时此刻,Ku叔叔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在美国霸权之后在各个国家被高举的“小伙伴”...然后,问题来了:
 
为什么美国大力支持的特工总是挺身而出?
 
美军教的学徒战斗力为什么这么弱?
 
有人干脆把原因归结为“人做不到”。
 
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文同千里燕
 
编辑|雪梨看着智囊团
 
本文为王之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网志库(zhczyj)来源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一个
 
教师的天赋是有限的
 
教学套路有点“蠢”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拼命为自救的韩国军队鼓劲:不仅给了他们军装和枪支,还派出顾问深入编写教学和教学包;用炮火帮助他们在釜山的包围圈里重组人员...
 
经过一番折腾,学生们终于获得了一点战斗力,在北渡“三八线”时,似乎又有了一点进步。然而,和志愿者交手后,我们发现他们的进步真的只是“看”而已。
 
 
 
1994年3月28日,驻韩美军在韩国一个小镇进行军事演习。
 
第一仗,溃败;第二次世界大战,溃败;第三次战争,溃败。
 
受过良好教育的弟子们非常失望,以至于新任命的美军最高指挥官李奇微亲自赶赴前线,试图阻止溃兵。他在记忆中重现了当时的情景:
 
“韩国士兵正开着卡车赶往南方。他们没有秩序,没有武器,没有领导,他们被彻底打败了。一些士兵步行或乘坐各种征用的车辆逃离这里。他们只有一个想法——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
 
他们扔掉了步枪和手枪,放弃了所有大炮、迫击炮、机枪和几件作战武器。朝鲜军队往往对中国军队有着非常强烈的恐惧,几乎把这些人当成了天兵天将。如果穿胶鞋的中国共产党士兵突然出现在朝鲜军事阵地,他们总是吓得许多朝鲜士兵头也不回地逃命。"
 
为什么我们把美军获胜的经验照搬到韩军身上,结果会如此不同?
 
原因并不复杂,美军也没有正确教导。
 
作为超级大国,美国的战略战术是建立在绝对的物质优势之上的。他们认为一遍又一遍地用强大的火力来压制对手是很容易的。毕竟在武器装备方面,美军可以是笑傲江湖。至于中国的军事家,要他们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似乎有点复杂,没有必要。
 
自然,美国军方将这一惯例应用于其弟子。
 
志愿军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在美军强大的空地火力掩护下,类似于白马山战役,朝鲜军队几乎无法与志愿军作战;然而老师并没有出动飞机大炮,悲剧随即上演...
 
签订停战协定后,美军如果像我们志愿军一样宽宏大量,完成使命,就会逐渐回到中国,留下心情不好的学生独自面对北方,肯定站不了多久。那么,美国在半岛烧掉的巨额军费就不会有任何结果。
 
所以,你看,直到今天,美军只能依靠半岛来支持他们。
 
格鲁吉亚作为“转学生”,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颜色革命后,格鲁吉亚孜孜不倦地接近北约,试图与西方成为一家人。北约也毫不含糊,派出以美国为首的顾问团,火速前往外国,帮助他们整顿军事。
 
经过多年折腾,格鲁吉亚军队似乎有了很大的进步:扫除了旧的苏联风格后,可以去伊拉克和阿富汗与美军和其他北约国家作战,据说获得了很多好评。
 
然而,在2008年,时任格鲁吉亚总统的萨卡什维利突然决定动用武力讨伐一直在走向独立的南奥塞梯,甚至扩大到包括部署在那里的俄罗斯维和部队。
 
第一天,战斗进行得很顺利,南奥塞梯的整个态势都以极大的气势取胜。当然,接下来的故事并不意外地发生了逆转。
 
俄罗斯好惹吗?被打后的24小时内,俄罗斯发动第58军快速进攻,几乎将格鲁吉亚一分为二,格鲁吉亚无法兼顾这两件事。至于俄军为什么没有一口气打死第比利斯,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打了城市附近的小镇哥里之后,应该对一个伟人表示尊重。
 
你猜对了。这位伟人被称为斯大林。
 
作为观众,Ku大叔只能在电视上和大家一起看接下来的故事发展:接受美国装备和训练的格鲁吉亚军队扔掉武器装备,溜进森林躲藏;离开了无助的当地警察,他们只能在路上越过警车,试图阻止俄罗斯坦克和装甲部队的进攻...
 
你说俄罗斯是锤乌龟的战术?事实上,俄军第58军总共出动了2万人,格鲁吉亚军队的总兵力至少有1.8万人,在自己家里一天都受不了。老师的教学水平真的不合理。
 
说到底,他们都跟美军学坏了,只能逆风作战。
 
2
 
美国军事装备系统
 
只有美国买得起
 
解放战争中,蒋先生领导下的“美国武装”为什么没有干好?
 
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人指出,原因是国民军不具备美军的后勤补给能力,以及美军习惯的作战区域的交通条件。因此,这些“美军部队”看起来很强大,但过一会儿,炮弹就会用尽,汽车就没有办法行驶,大炮也不会动...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美国武器先进,但也复杂,其使用、维护等都要求相关人员素质高。对于美军来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作为发达国家,国民教育水平不差,士兵的理解和领悟能力也能过关,让他们充分发挥武器装备应有的效能。
 
对于那些不发达甚至落后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你看,最近几天被塔利班俘获的政府直升机要么失去了发动机,要么失去了旋翼。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美军的这种打法需要强大的国家支持。
 
以美军壮胆的“范舰队弹药量”为例,需要巨额资金投入和强大的运输能力保障。如果急于印金券的国民党政府也这样做,烧光金券就太可怕了。事实上,当年的国军在美国学徒中被视为优等生,至少他们有自己的见解和打法。
 
更重要的是,国军和美军机械部队的装备维修水平还可以,这从我军缴获国军装备后能立即上手就可以看出来。比如解放军在孟良崮拿到整编第74师的重炮后,几天后就用它让其他国军兵团哭了又哭。
 
当时,中国是一个大国,但它不能支持它。如果缺乏现代工业基础的阿富汗或伊拉克能负担得起,暂时也无所谓(美军背后的军事利益集团从来不亏本做生意),哪怕他们勒紧裤腰带砸银子。
 
 
 
2003年8月25日,几名游客在越南胡志明市远郊的苦志地区参观越南战争中被共产党游击队缴获的美军坦克。图|新华社
 
到了越南战争,丑陋的形势已经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1973年3月底,美军撤离越南,80万南越军队带着同样的美式装备和美国顾问奋战了一年多。然而到了1975年初,北越再次发动进攻,南越军队的前沿突破崩溃。
 
惊喜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很难相信,原本计划在一场战斗后好好休息,然后在1976年至1977年发动决定性进攻的北越。
 
当然,消化这个好消息用不了多久,北越军队就欢天喜地地迅速冲进了西贡(现在的胡志明市)。当南越最后一任总统被俘时,他仍然发表广播讲话,呼吁与北越进行和平谈判。
 
不过,如果和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相比,南越的表现还算不错,至少可以和北越一样辛苦几个月。
 
这场比赛的反差让美军更没面子。30万vs 8万,“黑鹰直升机+悍马军车+……”vs“步枪+火箭+皮卡”,喀布尔的战斗没有打起来,但第一批倒在枪口下的死人死在了美军的枪口下。
 
政府军没有先进的武器装备,但还是用美式打法,不吃亏才怪。亏了钱吃多了,士气自然就没了。
 
话说回来,这也不能怪美军,人家不是故意的,人家何曾做过。
 
在“大陆军”时代,美国的物质基础还不如昔日的老大英国。然而,当时几乎和“日不落帝国”一样强大的法国却帮助了他们。后来他们欺负印第安人,一路打墨西哥。
 
因此,得天独厚的美军没有机会学习劣势作战。当然,也有教训。二战中,被日军分割包围的美军深知对方的凶残,无奈之下只能举手投降。如果让他们像中国人一样打游击战,在逆境中坚持下去,生存的可能性还不如在可怕的日本战俘营里被虐三年。
 
 
美国特选学生
 
为什么大家不喜欢?
 
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历史传统,其政治诉求和社会运行规律自然不同。
 
美国之所以能够成长发展,可以说是拥有地理优势、天气等多重优势,但其觉得能够领先的根本原因在于“制度优势”和“普世价值”。结果美军自带粮食和草“传经送宝”到世界各地,完全不尊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差异。
 
 
 
海湾战争期间,美军从沙特基地发射火箭袭击伊拉克目标。
 
碰壁,是必然的结果。
 
显然,骄傲的美国仍然不愿意承认这种模式的失败,也不愿意低头承认它是错误的。为了粉饰太平,美国继续支持特工,在全世界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这时,麻烦来了。
 
前几年的伊拉克政府军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推翻萨达姆之后,美国宣布从现在开始搞“民主”。所谓“一人一票”选举,把一群没有群众基础,长期流亡美国的“在野党”带到了台湾。从那以后,这些人除了纵容美军整天扔炸弹伤害平民和雇佣兵公司滥杀无辜之外,还做了什么?
 
顺便说一下,他们招募了政府军。美军对他们进行了十几年的认真训练,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装备他们。就连地球上最顶级的坦克M1A1也给出了不少。
 
但是,面对装备水平“皮卡、拖鞋、步枪”的“伊斯兰国”,数万政府军面对的是数千非正规部队,在开始作战之前就已经崩溃成体系;我宁愿丢枪,跪着投降,等着被集体斩首,也不反抗;把M1A1丢给敌人,坐坦克逃跑不是更安全吗?
 
或许,美军忘了教他们正确的逃生姿势?
 
最后,如果没有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的及时帮助,巴格达将会丢失。
 
对于“核数师”王在也门的悲惨遭遇,大叔实在不忍多说。
 
对于那些看似学过美国套路的学生来说,与其把精力花在改善民生、发展经济上,他们更愿意去实践美国政治精英的权力游戏——一方面用一堆高尚的话语将各种荒诞的“普世价值”概念包裹起来,高高挂起作为旗帜,另一方面从事精英群体的固化,获取巨大的利润。
 
在战火纷飞、满目疮痍的阿富汗做到这一点,你要吸引多少怨恨的目光!所以美国班主任教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为了一顿好饭。
 
不是,面对塔利班的重重包围,阿富汗前政府军警的第一反应不是研究如何坚持战斗,而是扔军装去银行排队领工资;
 
不,在最后一刻,他们带了四辆装满银子的车,为了表示尊重,溜了...
 
学生们的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班主任的教学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
 
奠定美国套路的基础是得天独厚的环境、资源和地理优势,加上两次世界大战的红利作为资本。只要家庭不烧坏,美国本身可以维持这种模式一段时间。即便如此,近年来的种族问题、赤字问题、防疫问题等等,依然令精明的政客们耿耿于怀。
 
然而,美国人似乎没有醒来,或者他们在做另一个操作——自我催眠:如果外国人做不到,我们美国人就没事了。毕竟走错路太久很难回头。退一步说,即使你想回头,你也不能马上找到另一条路。
 
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以前的美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