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27 01:28 的文章

70分支机构,作弊10多年:非法社会组织从何而来?

亚星在线
 
不仅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了70家分支机构,还通过设立分支机构作弊10多年...近日,“中国民族大学”及其分支机构被民政部门取缔,这个打着国家前缀旗号进行诈骗和欺骗的非法社会组织的真面目终于被揭开。
 
一个
 
自封为传统文化教育机构
 
半月刊记者在“中国国立大学”的介绍中看到,该机构成立于2009年9月,由洪二创办并兼任校长,其专家委员会有50多名成员。更夸张的是,该组织在宣传册上谎称校歌和校训都是领导写的。
 
该组织还宣布,是经文化部批准的传统文化高端教育机构,内容为“弘扬国学传承文化”,已被列入“联合国全球和谐联盟”和“世界和谐基金会”,向世界各国输送和谐大使和文化干部。然而,经核实,其声称的“联合国全球和谐联盟”和“世界和谐基金会”根本不存在。
 
据该机构创始人、总裁洪二及“中国国立大学”相关人员介绍,洪二本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有限,但擅长包装,经常借助一些合法社会组织举办的论坛进行自我宣传。北京市民政局已依法取缔“中国国立大学”及其分校,该组织主要负责人已被公安机关拘留。
 
2
 
混淆名人和学者
 
负责查办此案的北京市民政局综合执法监督大队第五执法队队长王建超表示,经查,该社会组织涉嫌伪造国家部委公文、登记证件,私自刻制印章,发放红头文件。“该组织主要通过设立分支机构、举行揭幕仪式、颁奖等方式盈利。,并在北京、天津、山东、广州、深圳等地设立70家分支机构,以设立分支机构为由收取数十万至数百万元的费用。成本。”王建超说。
 
半月刊记者了解到,2019年1月在北京市怀柔区某酒店举办的“校庆暨年会”有200多人参加,其中不少人被任命为常务副校长,并获得各种奖项。执法人员表示,此次庆祝活动不仅由“中国国立大学”主办,主办方中还有不少合法的社会组织。更容易迷惑人,让人更难分辨。
 
半月刊记者在该组织的宣传册中发现,该组织自称是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大军的“黄埔军校”,是中国大师和文化学者的摇篮。许多老艺术家在宣传册上被授予聘书,组织成员和老艺术家的合影也被用于后期宣传。
 
王建超表示,该社会组织的部分合作者或机构不知道该社会组织的真实性,被诱骗参与活动。同时,一些组织明知“中国民族大学”是非法社会组织,但仍希望利用其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帮助其进一步实施诈骗,相互勾结,成为极大的社会隐患。
 
 
查处非法社会组织的问题依然存在
 
近年来,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非法社会组织浮出水面,“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中国民族大学”、“北京易经学院”等非法社会组织相继被取缔。受访的专家学者和民事执法人员表示,对非法社会组织的查处仍存在诸多困难。
 
与公安部门相比,民政部门有执法权,但执法人员的身份识别却没有得到重视。“我们经常说我们是骑着车来执法的。”比如没有统一的执法服,还没有在群众中产生权威。”王建超说,“有时候你去物业调查,需要辖区派出所的配合才能完成调查。"
 
同时,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非法社会组织在注册时往往有与合法社会组织类似的名称,真假难辨。“有的非法社会组织,有的叫‘中国’,是注册的,有的叫‘中国’,是假冒的。”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副局长黄茹表示,“有些组织如果不经过查询系统,我们的专业人员可能很难区分。”
 
此外,当许多社会组织被取缔时,社区和街道并不知道这些社会组织的信息,导致执法人员在初步调查时无法从基层了解情况。一些基层部门虽然知道各自辖区内存在哪些社会组织,但并未核实其身份,间接帮助非法社会组织挂牌提供场所。
 
因为大多数非法社会组织都是通过互联网开展活动,没有固定的线下场所,违法成本很低。一旦违法目的达到或暴露,相关人员会立即销毁证据逃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表示,当前非法社会组织泛滥的主要焦点是失信收益高于失信成本,维权成本高于维权收益,导致不法分子肆无忌惮。
 
因此,受访专家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加强企业网站管理。王建超表示,一些非法社会组织会以各种名义注册各种网站,然后以网站的名义开展活动。建议对社会组织网站进行一对一监管,可以将非法网站总数减少40%。
 
二是严厉打击非法社会组织,将责任人列入失信“黑名单”。刘俊海认为,民政部门在打击非法社会组织的同时,应更加重视促进合法社会组织的持续健康发展,提高其公信力和竞争力。他还建议,将非法社会组织责任人纳入失信惩戒对象,加强对非法社会组织的惩戒力度,充分发挥信用监管效能。
 
三是基层要加强监管,实现“一落地就上报”。受访者表示,街道社区等基层部门要加强属地管理,对辖区内上市社会组织和相关部门进行一轮重大排查,做好新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团体备案工作,做到“一落地即报”,建立畅通的社会组织核查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