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0 10:19 的文章

柬埔寨制衣业最低工资谈判各执一词

9月14日,柬埔寨纺织、服装和鞋类行业的年度最低工资谈判再次启动。该机制自2013年建立以来,已将行业最低工资从每月61美元提高到2021年的每月192美元,增幅明显。由于该行业是柬埔寨最大的出口行业,雇佣了70多万名工人,谈判结果将对其他行业产生示范作用,因此每次谈判都引起当地社会的广泛关注。
 
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柬埔寨服装鞋业面临国外订单下降和国内封锁隔离的双重考验。数百家企业停工,部分企业甚至倒闭,影响10多万工人。2020年7月,柬埔寨服装制造商商会等商会发布联合声明称,约有400家服装鞋类企业和旅行用品企业停产,影响约15万名工人。
 
虽然政府和企业对下岗职工按月发放补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职工的生活压力,但如果经济形势不好转,这种方式也不会长期维持。幸运的是,随着柬埔寨疫苗的问世,欧美市场需求逐渐回升,在政府大力防控和大规模接种疫苗后,新冠肺炎国内工厂开工建设。最近由于周边国家疫情死灰复燃,不少订单流向柬埔寨,一些工厂甚至开始考虑扩大生产线。但据柬埔寨商务部统计,今年前8个月,出口仍同比下降5.3%,纺织品出口仍呈下降趋势。
 
复杂的情况使得参与谈判的三方给出了不同的薪酬方案。工会要求每月增加22.2美元到214.2美元。公司提出每月降薪8.6美元至183.4美元。政府提议将最低工资从目前的每月192美元略降至每月191.9美元。在这次会议上,各方澄清了各自的立场,但没有达成协议。
 
柬埔寨2018年批准的《最低工资法》明确,最低工资将综合考虑家庭状况、通货膨胀、生活成本、生产效率、国家竞争力、劳动力市场和行业盈利能力等7个因素。从记者看到的材料来看,用人单位和员工在很多因素的判断上有很大的不同。比如生活成本方面,管理层认为没有变化,而劳动力认为有4%的增长。生产效率方面,管理层认为下降了0.75%,劳动者认为上升了2.6%。在国家竞争力方面,管理层认为下降了5.25%,而劳工认为上升了1%。总的来说,企业认为工资应该降低4.5%,而工会认为工资应该提高11.6%,差距巨大。
 
柬埔寨劳工联合会主席艾屯表示,工会的提议是基于生活成本的变化等因素。全国工会联合会主席法萨利说,他对结果感到乐观。他认为,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但出口似乎有所改善,工人仍面临巨大困难。柬埔寨工会主席杨素普表示,目前无法确定最低工资是否会提高,但必须进行谈判。目前,工人的工资太低,无法满足基本的日常开支。对于工人的要求,艾屯说:“这个数字来自我们的调查结果,但还没有最终确定。根据辩论情况,我们可能会向下调整。”
 
柬埔寨服装制造商商会秘书长卢启建表示,除了通货膨胀,其他因素保持不变或下降,因此应该降低最低工资,各种防疫措施也增加了企业成本。柬埔寨商会纺织企业协会会长何恩佳表示,为控制疫情采取的封锁和隔离措施导致上半年出口下降,尤其是对欧洲的出口。近期,由于部分订单从越南、缅甸转移到柬埔寨,淡季柬埔寨订单短缺的情况有所缓解。总的来说,今年略好于往年淡季,但由于接单能力不同,各厂情况也参差不齐。何佳说,目前,柬埔寨的最低工资已经基本与越南河内和胡志明持平,甚至超过了缅甸和孟加拉国。
 
郭在柬埔寨建立了一家印刷厂,为服装厂提供配套服务。他说,今年服装行业有所改善。除了新订单之外,还有很多历史积压的工作在赶着做,有的工厂甚至出现了“爆单”。不过,他也表示,如果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月214.2美元,肯定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柬埔寨唯一上市服装企业周坤国际CEO陈从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该企业因封城停产,对产值造成约5%的拖累。企业及时采取措施提高生产效率,增加合理加班,提高物流效率。预计2021年出口值与去年持平。对于新一轮最低工资谈判,陈从奇表示,公司一直将员工视为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公司自成立以来,未裁员、降薪、停薪留职。然而,柬埔寨的经济受到了疫情的沉重打击,他希望股东、客户和员工能够克服困难,维持目前192美元的最低工资。
 
柬埔寨的最低工资谈判由工会、企业和政府共同参与,历史上从未有过降低最低工资的经历。即使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最低工资也小幅上涨了2美元。除工资外,政府还要求企业提供小型交通和房租补贴,以及专职奖金、工龄津贴等。,以显示政府对工人团体的关心和赢得公众的支持。明年乡镇选举在即,此时降薪显然是“政治不正确”,可能性很低。但是,随着工资的连年上涨,确实影响了柬埔寨服装业的竞争力。
 
显然,柬埔寨需要解决的不是工资会不会涨的简单问题,而是如何让经济结构更加平衡,出口产品更加多元化,如何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的问题。与此同时,生活成本不断上升,工资无法显著改善劳动者生活条件也是现实。如何让老百姓在国家的快速发展中有真正的获得感,显然需要政府在工资之外出台更多的配套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