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6 19:26 的文章

云南保山“乔老爷”的死胡同

云南保山,古称“永昌”,意为繁荣与和平。它曾经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咽喉,现在仍然是云南西部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保山中心城区,有一座与周边建筑格格不入的仿古建筑群,占地十余亩,门高柱巨,雕龙画凤,充满奢华。这座重兵把守的房屋是当地恶势力孕育壮大的“暴风眼”,它的主人也有一个相称的名字——“乔老爷”。
 
小乔本名乔永仁,1952年出生于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下沙河村。在保山,这个“乔师傅”大家都知道。当谈到他的行为和恶行时,当地人都很反感和讨厌。
 
乔永仁(左)和乔(右)乔永仁(左)和乔(右)。
欺行霸市、欺压群众,30多年来犯了近300起,但始终逍遥法外。
 
任巧童年生活非常艰苦。他小学二年级辍学,15岁开始工作。上世纪80年代初,他看到腾冲边贸开放的商机,投身木材加工业,之后转行汽车修理行业。他先后和大儿子乔、二儿子乔连万一起经营了几家汽车修理厂。
 
在过去的艰苦岁月里,乔永仁并没有在心里种下努力和财富的种子。经营车库的同事回忆说:“他的家人从来不在乎任何规则,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三言两语不同意,就开始打人,很早就开始欺负市场。”
 
2001年7月的一天,保山郊区320国道沙河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电话联系车库进行救援。正当厂里几个员工准备把车拖回去的时候,乔修理厂的三个员工也赶到现场,吵着要把车拖回自己的修理厂修理。先是双方发生了口角,然后乔的员工打了十几个电话,手里拿着钢管和刀,二话没说就冲向其他员工...
 
这起寻衅滋事案造成双方多人受伤,在宝山引起轰动,使乔家“一战成名”。后来每当提到乔家,大家都说:“太神奇了,惹不起,能躲就躲。”。正是通过暴力镇压了竞争对手,乔家才抢到了一桶桶“黑金”。
 
2000年后,乔家先后成立了几家企业,涉及小额贷款、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等。乔永仁利用骗取的贷款3450万元支持乔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了追回非法债务,他们培育了三个团伙,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方式,以暴力和“软暴力”手段讨债,为其黑社会组织聚敛了巨额财富。
 
在宝山,乔家不仅对同行和竞争对手无情,对阻碍自己利益的无辜者也毫不留情。2009年,乔永仁看中了保山市水文条件较好的边界,决定开工建设水电站。开工后,村民多次前往施工现场,要求对占用的耕地和林木进行补偿。
 
一天,村民们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在工地见面,讨论赔偿事宜。当20多名村民代表如约而至时,乔家施工负责人并未提及赔偿事宜,而是要求村民赔偿因阻止水电站建设、影响工程进度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并出示了要求村民签字、签字的协议书。
 
“我看了协议,就算真的要交钱,这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了那么多钱!”村民们当场拒绝了不合理的要求。双方僵持不下时,突然有几辆车冲进现场,下来的人都拿着一根50-60厘米长的钢筋。村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凶器就扔向他们,造成多人受伤。由于担心乔家的名声和影响,受伤的村民不得不忍气吞声。
 
有无数的罪恶。宝山被占领30多年,犯罪近300起。以乔永仁及其部分家族成员为主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逐渐壮大,称霸一方。令人不解的是,面对受害者的诸多反映,“乔家”为何总能全身而退,全身而退。
 
云南保山“乔家大院”一次性客厅云南保山“乔家大院”一次性客厅。
金钱“四处猎取”和保护伞相互勾结,公安检察领导愿意为所欲为。
 
俗话说“背靠大树乘凉真好”,乔家之所以能长期肆无忌惮,是因为有可以依靠的“大树”,有可以为其开路的“贵人”。
 
2005年12月,乔连万带着帮工去餐厅吃饭。因为不喜欢邻桌的客人,无故挑起事端,造成对方三人受伤。事发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这时,乔连万还在缓刑期。
 
几天后,本应受到两起案件处罚的乔连万,在支付了被害人的医药费和缴纳了200元的治安罚款后,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宝山街头。
 
为什么乔的家人可以逃脱法律的惩罚?原来,事发后时任保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隆阳市公安局局长的蒲,很快就接到了乔某父子的电话:“我家乔连万在饭店被打了。请帮我看看发生了什么。”放下电话后,溥立即安排下属轻描淡写地“处理”了此事。
 
为什么公安局长愿意为乔家发挥有用的作用?事实上,蒲和乔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每逢节假日都会收到乔家的红包和礼物,久而久之,这将成为乔家的“保护伞”。他多次为涉嫌暴力犯罪的乔连万说情,并枉法介入办案。
 
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大,乔家面临的各种经济纠纷也逐渐增多。奉行“拳头主义”的乔永仁,也在寻求更多解决问题的“合法”途径,首要任务是在政法系统认识和笼络领导干部。
 
为了和宝山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搞好关系,乔主动让女儿做了的教女。双方互称“教母”,陈玉华称乔永仁为“米歇尔·普拉蒂尼”。多年来,公开充当中间人,帮助乔家结识公职人员,笼络各方势力。
 
在一起合同诈骗案中,时任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民政厅厅长张勋、省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张、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书友等多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为乔某的家人提供了帮助。经查,这些政法干部收受乔某家属贿赂数十万元至一百多万元不等,严重破坏了法律的公平正义。
 
不仅是政法系统的干部,还有乔家的请吃饭、喝茶、打牌、打麻将等。,并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其他部门的一些公职人员。节假日、婚丧嫁娶时,会根据这些人的职位,给他们不同数额的礼物和贵重物品。为了解决公职人员的“燃眉之急”,乔的家人总能不计回报地“慷慨解囊”,以借款的名义行贿,并把对方绑在一起。经查,乔对公职人员行贿金额达2400多万元,对个人行贿金额最高为200万元。
 
在吃吃喝喝、拉拉扯扯、金钱的巨大诱惑下,公安稽查系统65名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逐渐成为乔家政治利益的同盟者、经济利益的分享者、逃避法律打击的寻求庇护者。
 
其中,保山市委原副书记、保山市政府原市长武松在任期间4次收受乔永仁贿赂共计200万元、金条价值27万余元,为乔永仁办理土地规划调整等事项提供支持和帮助;原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杨收受贿赂,介入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协助和平台支持;宝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副局长收受乔永仁、乔父子贿赂226万元,为乔家获得政府项目和土地开发打开了大门。此外,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近百万元贿赂,向乔永仁子女及其重要关系人问好。
 
“乔家大院”大门。
强抗黑,“打伞破网”,幸福安全的生活环境重回宝山。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云南省委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彻底整改云南扫黑除恶中央督导组“回头看”中指出的问题,彻查“乔家”涉黑案件。
 
云南省纪委、省委政法委统筹指挥,周密部署。保山市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为组长,纪委、政法机关主要负责同志为副组长的专案组。专案组抽调各系统最优秀的士兵,除恶务尽,“破网开伞”。纪检监察机关开辟四大战场,百余名纪检监察干部开展跨区域作战;公安机关抽调8个州(市)的100多名民警成立多个小组,分赴多个州(市)和省外调查取证,抓捕犯罪嫌疑人...
 
黄亮必须在梦中醒来,但没有根和承诺将会归于尘土。2020年11月24日,楚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骗取贷款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的乔永仁、乔白莲、乔连万进行了开庭审理。根据一审判决,乔永仁、乔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其他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拘役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或者罚金。至此,“乔家”黑社会组织彻底宣告覆灭。
 
同时,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了“乔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目前已查处公职人员216人,其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8人,党纪政纪处分40人,另有35人正在接受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调查处理。“不是没有报道,还没有。我做了错事,做了坏事。不是没有报应。现在时间到了。”在拘留期间,早已预料到苦果的蒲向调查人员表达了这样的感受。
 
“党和国家除害,对我们农民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乔老爷’倒了,我们上街去赶集或者出去打工,心里踏实多了!得知“乔家”被处罚后,深受其害的村民们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现在在保山,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去公园散步,大大增强了我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谈到如今的生活,曾经被乔家骚扰的汽车销售店负责人满意地说:“不用担心店内有人找茬,治安环境和营商环境越来越好了。”
 
“乔家”案涉案人员500余人,资产33.8亿元,是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涉案人数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金额最大的案件。如何保护来之不易的治理成果,防止恶势力卷土重来?
 
“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功的关键是被‘追捕’的公职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支持自己的平台,必须肃清混在党员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保山市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将坚持惩治腐败不弱化,零容忍的态度不会改变。坚决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幸福生活。”
 
在严惩腐败的同时,保山市开展了以案促改“七个一”,即:以案促改专题教育、系列警示教育活动、专题民主生活会、大讨论活动、印发一批纪检监察建议书、建立健全一批规章制度、发表意见修复净化政治生态。今年以来,全市各级党组织开展专题民主生活会183场,警示教育活动2907场。同时制定出台了《保山市禁止县(市、区)党政正职违规干预重大投资监管办法(试行)》、《保山市政治生态分析研判暂行办法》等一批制度性规定,促进标本兼治。
 
黑暗和邪恶的力量已经消散,人民拥抱了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图为云南省保山市大寨村傣族妇女在合作社学习编织。王/王摄恶势力阴霾消散,人民群众重新拥抱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图为云南省保山市大寨村傣族妇女在合作社学习编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