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5 11:28 的文章

补壹刀:台军演练生物战,想干啥?

“电光演习”命令由台军战时最高指挥中心和“衡山指挥所”发布,历时5天4夜的汉光演习实际军事核查阶段正式开始。
 
演习第一天,台军就练了一门“拿手”科目——保存战斗力。
 
台湾媒体还夸口说,实际的军事演习被“频繁强调”。比如装备超音速熊峰-3反舰导弹的海丰旅二机动中队将首次进行实弹核查。
 
已经表现出无奈的台军,这次能不能做点新的?
 
“保存战斗力”不能保存战斗力。
 
第13天,第一个课题不是如何“拒敌于彼岸”,如何“海上击敌”,而是如何“跑在敌人前面”。
 
就是前面说的,所谓的“战斗力量保存”科目。
 
据台媒14日报道,演习首日,台空军幻影-2000战斗机在F-16V战斗机的护航下,降落在花莲嘉善基地进行“战斗力保存”。按照计划,包括新竹的幻影-2000战斗机、嘉义的F-16V战斗机,以及屏东基地的E-2K和P-3C反潜机,都将按规定飞往东部进行“战力保存”和后续的“战力部署与支援”。
 
而嘉义和新竹基地则由来自台中和台南基地的国防军战士驻守,进行“空域联防”,确保“防空能力不下降”。
 
 
在这里,台军一年一度的“汉光军演”分为两个阶段,即军棋推演阶段和实际军事验证阶段。今年的战棋推演是在4月下旬进行的。此次兵推号称是“韩光兵推”中时间最长的一次,持续了8天7夜。
 
也是台湾防务部门,也是第一次把所谓“台彭州防务行动”能够“持续一周”作为基本假设。
 
根据演习计划,战棋推演完成后,需要进行实际军事验证。这是汉光军演在实际核查阶段应该做的。与战棋推演中的“点击鼠标敲击键盘”不同,实际军事验证是为了真正调动部队和使用武器,因此组织起来显然更加困难。
 
据台湾省绿色媒体网站消息,实际军事核查将需要5天4夜模拟“解放军将于2021年收复台湾-金鹏-马地区”,台军也将根据现有兵力对“固安作战”计划进行核查。
 
长期以来,为了防止大陆第一波火力袭击,台军在台湾岛西部的机场及其主要战斗机被一起摧毁。台军依托山脉在台湾岛东部专门建造了大量的洞穴基地,作为保存战斗力的主要手段。花莲嘉善空军基地是其重要的作战力量保存设施。
 
基地建在台湾省岛中央山脉,山中挖有洞库,可停放200多名战士。而且,战斗机滑出洞穴后,可以通过连接道滑行到跑道上起飞。该项目于1984年开工建设,1992年竣工。
 
 
山洞里的战士依靠大山的掩护,可以抵挡当时常规炸弹的攻击。同时,为了避免被大陆弹道导弹直接击中和阻挡,所有的洞门都设置为朝东。
 
有了这些基地,台军的想法是,一旦大陆发动统一战争,台军的先进战士会先跑到东部的基地去救他们的部队。同时通过地面防空系统和一些以色列国防军的战斗机进行了一阵子的抵抗。
 
但随着大陆导弹的不断发展,不仅有能灵活飞行的巡航导弹,还有“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为解放军打击这些地下基地提供了丰富的手段。这些导弹不仅可以通过路线规划绕过山体直接命中洞窟大门或通过弹片炸毁跑道,还可以通过穿地弹头直接穿透山体,然后在洞窟内部爆炸。
 
显然,面对解放军新的作战力量,台湾军方作为“保存战斗力”的手段,越来越有可能被“包在饺子里”。
 
近年来,台军也非常重视练习所谓的“战备中的起降”。把战斗机拆成零件,在高速公路战备路上起降。据台湾媒体报道,15日,台军将在屏东嘉东战备路进行4型战斗机起降演习。
 
 
前段时间,一架台湾F-16V在降落时冲出跑道,并“跪下”,只是为了准备跑道的起降。
 
但是,由于需要考虑物流供应设施、停工设施等。,并不是每条高速公路都可以作为战备公路,台湾高速公路的战备公路数量有限。解放军可以打重兵基地,当然也可以炸掉战备。一旦到了起飞降落的战备时间,台湾军方恐怕没有心思用它了。
 
“黑仔号航母”让渔民瑟瑟发抖。
 
据台湾省媒体报道,今年汉光演习的另一个亮点是熊峰-3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实弹发射。台海军海丰旅第二机动中队装备超音速熊峰-3反舰导弹,首次参加汉光演习实战军事验证。
 
他们将从岸边的战备阵地发射一枚雄三反舰导弹,模拟对解放军军舰的攻击,这将是汉光演习中的“最机密项目”。演习开始前,蔡英文亲自参观了台中的导弹基地。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海军以雷霆工程的名义,在台中附近建造了一个大型导弹基地,后移至海军海丰旅机动二中队和支援中队,部署了机动雄三反舰导弹,现已进驻并全面投入使用。
 
机动雄三导弹可以快速推进到沿海,这“将加强西部地区海上管制的战备”。
 
雄三反舰导弹是台湾中山科学院研制的超音速反舰导弹。炸弹使用冲压发动机,声称最大速度为3马赫,最大射程为150公里。由于飞行速度快,其突防能力高于熊峰-2。
 
 
据悉,“中山科学院”正在研制射程超过300公里的增程雄三导弹。目前,台军的“成功”级和“锦江”级军舰,以及“光华六号”导弹快艇,都改装了雄三导弹,与雄二导弹配套,通过“高低搭配”的方式增强打击力。
 
这次演习中要发射的雄三导弹是由岸上的移动发射器发射的型号,与舰载型号没有本质区别。
 
很多台湾媒体吹嘘雄三导弹是“航母杀手”,称其为“世界级竞争力”。有台湾分析人士认为,“有了雄三导弹,台湾省就像刺猬一样”,以辽宁为首的解放军航母编队“实力不足以与美军航母群相提并论,只要台湾省导弹多,对方舰就不敢出人意料地靠近”。
 
 
然而,2016年7月1日的一次意外枪击,将这个“航母杀手”变成了“渔船杀手”。上午8时许,台海军左颖军港锦江舰在系统检查时意外发射雄三导弹。导弹发射约2分钟后,击中了在距左颖军港75公里的澎湖东南海域捕鱼的渔船。
 
导弹在穿透渔船的过程中造成1人死亡,3人受伤。穿透渔船后继续飞行约3.5公里后坠入大海。
 
而且,在这次乌龙事件中,被称为“航母杀手”的雄三导弹也没能击沉小渔船。虽然有专家认为渔船外壳太薄无法触发引信,但其可靠性也受到广泛质疑。
 
 
事实上,雄三导弹根本无法以速度突破解放军海军的防空网络。
 
据台湾媒体报道,2018年7月16日,在九鹏海域的一次试射中,导弹飞行了71秒,击中了47公里外的一艘靶船,平均速度约为2马赫,相当于失火事件中的速度。以这样的速度,解放军海军的海虹奇-9、海虹奇-16、红旗-10和近防炮都可以轻松拦截。
 
此外,我们可以有效地干扰它的搜索者。当台湾海军测试熊峰-3时,恐怕只有台湾省的渔民会发抖。
 
制造恐慌的生物战演习。
 
除了上述实际军事核查的重点课题外,汉光军事演习中进行的所谓“生物病医学演习”也受到广泛关注。
 
台军第四战场在台南地区开展“生物病医疗演习”,通过演习模拟实际战场情况,“提高官兵应对生化战剂的能力”。据台湾媒体报道,演习冒雨在台南水交换会前广场进行,“演习过程逼真”。
 
台军表示,模拟步兵第203旅官兵遭到敌方生物战剂袭击,大部分被污染。第39化工总队作业人员、车辆、设备紧急开展洗消行动,确保官兵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此外,四分局立即派出卫生营急救队对伤员进行分类救治,支援伤员急救和后送。
 
文章称,“美中两国仍在新冠肺炎的起源问题上存在争议,美国曾质疑病毒可能源于大陆的实验室泄露”。汉光的实际军事演习设定遭到了生物战剂的攻击,敌人的态势设定显然是“有意义的”。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不像是军事演习题材,而是企图抹黑大陆的政治操作。北京已经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和《化学武器公约》,并明确表示不会发展生物和化学武器。
 
即使不考虑这一点,解放军如果采取统一行动,也完全不需要使用这种无差别攻击方式。毕竟,中国大陆反对的是台湾省当局和企图以武力谋求“独立”、拒绝以武力统一的“台独”势力,而不是台湾省人民。
 
除了镀金的"生物战剂攻击"演习,这次演习与以往的演习不同,取消了反空降和反登陆演习。据台媒报道,今年的实际军事科目取消了“李安运演习”,伞兵空降夺取重要地方和反击地面;但也有网友走访了往年开展联星两栖登陆演习的贾鲁堂海岸,发现根本没有准备。因此,演习被取消。
 
 
台军现有“军事战略”的核心思想是“守而不守,更重威慑”。这里的“重威慑”是指“拒敌于彼岸,攻敌于海上,灭敌于水中,灭敌于沙滩”。现在,台军找了个理由,取消了与“滩灭敌”有关的演习,这也从侧面说明,这次演习在台军眼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大大降低。
 
一旦“拒敌于彼岸,攻敌于海上,灭敌于水中”无法完成,显然台军已经放弃了“灭敌于滩”的任何希望。
 
然而,这次汉光军事演习并不顺利。在台湾军事演习开始和导弹发射之前,后院着火了。演习前夕,10日下午,俗称衡山指挥所的“台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发生火灾。“险情令衡山指挥所瘫痪30分钟”。想起F-16V在战备路起降演练时冲出跑道,今年台军的演习多少有些不利。
 
当然,恐怕大家都习惯了。令人惊讶的是,台军的汉光军事演习没有任何问题。今年的汉光军演会带来哪些“插曲”?在嘉善基地附近看热闹的台湾省人恐怕都等着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