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13:06 的文章

美国抗疫的真相:了解党不顾生命抗争的“大美国

随着肆虐的Delta变异毒株和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正进入继去年春夏秋冬之后的第四个上升期。
 
美国媒体援引的一份调查报告预测,综合分析当前疫情数据、疫苗接种情况和医疗机构的承受能力,今年疫情将再夺走11.5万美国人的生命。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有利的医疗资源,现在以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排名世界上第一个抗击疫情失败的国家。原因是什么?
 
恐怕为党而战,而不是为生活而战,才是美国抗疫变成成年人灾难的根本原因。
 
无视生活的“为反对而反对”
 
在美国正式宣布疫情爆发后的一年半多时间里,“新冠肺炎”一直被共和党和民主党用作相互攻击、为自身政治私利服务的工具和筹码。
 
为了在大选年赢得连任,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自疫情爆发以来,多次无视公共卫生警告,刻意淡化病毒风险。
 
随着病毒在美国各地的快速传播,从核酸检测、基础防疫、居家隔离到疫情救助、资源分配和疫苗接种,弥漫在美国各级政府、各种当局甚至保守媒体和自由媒体的两党激烈斗争愈演愈烈。
 
自去年3月底以来,面对美国首例疫情,特朗普政府多次宣称抗击疫情是各州的“自己的事”,联邦政府只是“最后一搏”。这导致不同党派控制的国家在获取资源方面严重失衡。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当密歇根州超负荷运转的医院系统濒临崩溃,民主党州长格雷琴·惠特默四处求助时,特朗普指示负责抗疫的副总统彭斯“不要打电话给密歇根州的那个女人(指的是密歇根州的女州长格雷琴·惠特默)”。
 
从表面上看,民主党人似乎比共和党人更重视疫情,他们在“争论”上花费的精力也远远多于他们对抗击疫情的实际贡献。
 
去年春天,当疫情导致美国经济和民生陷入困境,急需救援时,正是两党无视人民的整体利益,试图在救援计划中携带大量“私人物品”,导致谈判长期陷入僵局,推迟了第一个救援计划。
 
拜登政府上台后,两党在美国政治舞台上交换了场地,但斗争依然存在。这一点可以从疫情反弹最严重、抗疫措施最不有效的两个共和党州看出。
 
白宫疫情协调员杰弗里·津茨(Geoffrey Zintz)最近警告说,前一周新增的新冠肺炎病例中,40%在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森蒂斯峰和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艾伯特都是共和党人,他们都是2024年总统选举的热门候选人。为此,他们拒绝配合拜登政府应对疫情,坚决抵制强制佩戴口罩和接种疫苗的要求。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尤金·罗宾逊(Eugene Robinson)写了一篇文章,批评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无能,指责不负责任的共和党政客成为病毒的“最佳盟友”。
 
不仅共和党主导的州政府和民主党主导的联邦政府针锋相对,两党州政府和州下地方政府对疫情防控的指示也不统一。
 
统计显示,在接种率至少达到60%的39个国会选区中,有38个选区由民主党人代表;相比之下,在疫苗接种率不到三分之一的30个选区中,有28个选区由共和党人代表。美国媒体评论称,“疫苗接种已成为美国最新的政治断层线”。
 
"心怀不满的选民会反对他们。"
 
抗击疫情无疑是对各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大考验。但是,在今天的美国,“人祸不如天灾”,决定了疫情离可控的日子还很遥远。
 
大到一个州的经济是否应该重启,小到一个人是否戴口罩,党派之争直接塑造了“大美国”的抗疫格局。受制于“为反对而反对”的“否决政治”,错失了一个抗疫的黄金窗口,一个“没必要死”的美国人失去了生命。
 
难怪美国流行病学家、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威廉·福格谴责“这是一场大屠杀”。
 
可以说,美国抗疫失败是从信息、决策到执行,跨越两个政府,贯穿所有环节的治理失败。然而,为了赢得选民的支持,固化自身利益,美国两党仍在抗疫问题上炒作和放大社会对立。
 
截至目前,美国政府在疫苗接种瓶颈引发疫情反弹后,仍未能拿出统一有效的抗疫策略,甚至最简单的“是否戴口罩”仍是一个与政改相关的争议话题。
 
旧金山加州大学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认为,美国的治理体系使其在应对疫情时面临巨大障碍。
 
事实证明,党派斗争和政治抗疫只能换来如今美国失控的鸡毛;事实也将证明,玩弄政治的政客最终会被他们挑起的政治游戏所反击。
 
《华盛顿邮报》近日发表题为《将病毒政治化的政客正面临真正的政治危险》的评论文章,指出对新冠肺炎持怀疑态度、反对疫苗接种的共和党人未来将遭受政治打击,因为心怀不满的选民会转而反对他们。“最终的结果是人们因为他们的谎言而不断死去”,“这不会给他们带来回报”。
 
曾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卫生局局长的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也认为,“新冠肺炎的政治化给一切都增加了新的危险水平”,“我们已经看到了2022年(中期选举)甚至2024年(总统选举)的政治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