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10-01 20:20 的文章

成都地铁建设两次堵村道,未能履行赔偿,成了

“据说今年上半年道路已经恢复,现在还没有恢复。”9月30日,四川天府新区太平街道南天寺村一村民向上游新闻(电子邮件:cnshangyou@163.com)反映,因地铁占用道路,村内一条村道被切断半年多。根据合同,这条村道应该在今年3月底恢复,原本应该方便村民出行的地铁成了村民出行的拦路虎。
 
记者了解到,南天寺村的施工是成都地铁19号线某车站工程的标段,施工方为中国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十四局工程有限公司西南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此前,村民、村委会与该公司曾签订临时封路协议。根据协议,太平街道南天寺村第四村组封路时间为2020年12月10日至2021年3月31日,协议约定的补偿金额为15万元。但直到9月30日,原来的村道中间仍然被切断。村民们表示,不仅赔偿轨道割伤的去向成谜,地铁施工方似乎也无意恢复原状。
 
 
 
▲施工方第十四水电局与南田寺村四组签订的破路施工协议。图片来源/回应者。
 
路断了三个月后,“一条好路变成了一条烂路”,当地村民表示出行困难。
 
南天寺村位于成都天府新区太平街道。沿着东山大道一路是新建的农村房子。在村子的一些地区,有许多交通要道,包括成都地铁18号线、19号线和成都至成都高速铁路。
 
修建道路可以帮助村民脱贫致富,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对于村民来说,修建地铁似乎是他们的“烦恼”。
 
村里的村民周先生告诉上游记者,成都地铁19号线某项目的招标段在村里沙市桥原位置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施工方是水电十四局西南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2020年12月,他们的施工停了我们村的一条路,当时村里跟他们签了协议。”周先生回忆说,一条原本属于第四村组的社会路,本来是村民集体投资修建的,现在断了路就要补偿,补偿协议是村委会自己与施工方签订的,村民并不知情。
 
他还告诉记者,协议的具体内容是村民发现村里道路被堵后才知道的,去村委会打听,但之前没有召开会议通知村民。根据协议,这条村道的封闭面积为700平方米,由施工方用于地铁建设。约定补偿金额15万元,协议甲方为成都天府新区合江镇土地管理专业合作社。
 
根据周先生向记者提供的一份电子协议,在合同执行过程中,甲方和村民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挠施工方施工,但甲方应告知村民自己不得进入施工现场,并协调村民自行通行,其中强调施工方施工完成后,需对破坏范围内的社会道路进行恢复。
 
“协议上说我们需要承担一次又一次的违约责任,但村上和施工方基本上把我们蒙在鼓里。”周先生告诉记者,截止到今年3月的最后期限,这条社会路还没有恢复,反而比以前更差了,社会路对面还有很多村民需要耕种土地,出行非常困难。
 
 
 
▲成都地铁19号线工程施工堵塞的村道。图片来源/回应者。
 
续约协议延期后,一直没有恢复,赔偿变成了“傻账”。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协议签订于2020年12月4日,生效后7个工作日内,约定施工方向甲方转账一次性支付赔偿金,甲方签字人为陆某明,加盖天府新区合江登山土地整理专业合作社新鲜印章。
 
村民们说,他们还没有看到钱的“下落”。经询问,施工方相关负责人告诉他们,赔偿金已经支付给村里,而村委会回复村民,如何分配这笔钱还需要进一步协商。
 
协议到期后,社会道路一直没有恢复。2021年6月2日,村民与施工方就断路施工项目恢复及道路补偿进行协调。本次双方约定社会路预计于2021年7月10日完成修复工作(按原社会路标准及位置修复),社会路补偿标准定为逾期一个月补偿45000元。
 
协议还增加了补充内容:7月10日以后道路未恢复的,要求在约定每月4.5万元的基础上增加10%。村民告诉记者,村委会相关领导参加了协调会,“我们村的队长、十四水电局的罗总经理也参加了”。
 
在这份协议中,村民签署了委托书,委托两名村民代表与建设方协商。记者注意到,在这份协议中,有近30名村民签名并加盖了手印。
 
但7月10日,村民发现道路仍未恢复,逾期一个月的4.5万元赔偿款不见了。于是,村民们去找施工方协商。这一次,施工方开始与村民“打太极”。
 
 
 
▲成都地铁19号线工程施工堵塞的村道。图片来源/回应者。
 
记者实地走访:原路被腰斩,泥泞不堪。
 
9月27日至28日,上游记者多次走访村民提及的断路位置,发现位于成都地铁天府新站(尚未开通)附近,堆积着厚厚的土堆,形成一个10米高度的巨大土平台。村民要想走原村路的路线,需要徒步翻越土台或者绕过另一条更远的乡间小路。
 
村民们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难恢复社会道路。“因为下面埋着一个地铁项目,不可能通过地铁恢复村道。”但困扰他们的是,原来的协议似乎不算数,施工方无意恢复村道,也无意赔偿。
 
"协议已经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但仍然没有用."村民表示,9月27日已经找到施工方协商,但这次施工方态度更强硬,还报警称村民封锁施工。
 
记者注意到,由于无人看管,堵塞的社交道路两旁已经泥泞不堪,杂草丛生。村民表示,只是希望自己的权益得到重视,下一步打算继续向上级汇报情况。
 
9月30日,十四水局西南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成都地铁19号线项目负责人黄伟告诉上游记者,涉及占用村道的地铁主体结构已经完成,但何时能结束占用道路,黄伟表示不清楚。“相关问题已上报上级,正在与村委会、村民协商解决。”
 
黄伟说,根据地铁设计方案,地铁位于被占用的村道上方。“如果无法恢复,我们会进一步考虑经济补偿的问题,或者另寻方案。”
 
关于前期谈判合同中的赔偿问题,黄伟告诉上游记者“部分赔偿已经支付”。而具体金额,黄伟并未向记者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