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14 08:16 的文章

等待近两年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二审。

 
中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原告徐早早。
 
9月17日,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将第二次开庭。自第一次开庭以来已近两年。
 
南方都市报记者2019年12月报道了此案的一审。
 
2019年12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了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抢冻卵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但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刚过30岁的许早早暂时不打算结婚,但不排除有一天会成为母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许早早想为自己未来的生育选择留下一种可能。2018年底,在北京工作的她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冻卵”,但因未婚,无法提供结婚证,被医院拒绝。徐早早状告医院。
 
 
9月17日,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将第二次开庭。自第一次开庭以来已近两年。
 
距离第一次审判已经快两年了。
 
作为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在法庭上争夺冻卵的案件,开庭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一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一审中,被告北京妇产医院的代表是该院生殖中心的临床医生。休庭后,她的律师和被告的律师拒绝了在场媒体的采访请求。徐早造本人表示,庭审中双方态度友好,在庭前会议中,对方也表示能够理解原告的诉求。然而,法庭辩论的过程相当激烈。
 
杜南记者从原告处了解到,庭审中,被告提出的辩护理由包括几点:
 
1.《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由国家卫生部门于2001年制定,并于2003年修订,对单身女性的冷冻卵子做出了规定,医院必须遵守该规范。
 
2.单身女性的卵子冷冻技术本身并不成熟。
 
3.单身女性生孩子会给单亲孩子带来教育问题。
 
4.如果允许单身女性冷冻卵子并广泛实施,女性的生育年龄将会推迟。
 
5.伦理纠纷,如代孕。
 
对于这些论点,原告也提出了反驳。许早早认为单身女性冻卵背后的可能性非常广阔。单身女性冻卵并不意味着孩子出生在单亲家庭。用卵母细胞冷冻保存的方式结婚或者将来单独生孩子都是可能的。“目前,社会主流观点对生育的可能性有一些狭隘的想象。”
 
此外,许早早表示,已婚夫妇也可能因为离婚而在单亲家庭中出现子女教育问题。“整个社会问题不能用单个生育来回答。女性是否有权抚养这个孩子,应该由女性自己来衡量、评估和决定。
 
 
第二次庭审的法庭传票。
 
目前,法律法规禁止对单身女性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目前,在中国,法律法规不允许未婚女性通过合法的卵子冷冻来保存生育能力。
 
卵子冷冻技术是指对卵母细胞进行冷冻和冷冻保存的医学技术,旨在治疗不孕症和保存女性生育能力,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目前我国的卵子冷冻技术主要用于不孕不育治疗中取卵当天精子的紧急冷冻和剩余卵子的保存。
 
根据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只能由已婚夫妇行使,单身女性不享有此项权利。
 
根据《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男性无论结婚与否,都可以以“生殖保健”或“为未来生育保存精子”为目的申请精子保存。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京生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在2020年提交了《保障妇女平等生育权》的提案,建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权利。
 
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回复称,“综合考虑社会、法律和伦理因素,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2003年修订颁布)明确规定,禁止对单身女性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国家已着手起草《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相关批复,为进一步加强辅助生殖技术管理,防范技术应用风险,国家卫生健康委积极推动提高辅助生殖技术管理立法水平。目前,《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的起草工作已经启动。在梳理辅助生殖技术领域突出问题的基础上,广泛听取了医学、伦理学、法学、社会学、管理学等领域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
 
据南方记者报道,近年来,为响应社会允许单身女性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号召,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的专家研讨会将卵子冷冻技术作为重点议题进行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