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0-06 16:42 的文章

“充电1小时,排队4小时”,什么时候新能源汽车

10月1日,一位从深圳返回湖南的新能源车主,在耒阳服务区给车辆充电时,排了4个小时的队。图/小杨视频截图
 
某种程度上,“十一”假期堵车已经成为市民的普遍习惯。如今,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增多,假日交通中又增加了一种新的“充电焦虑”。10月1日,据媒体报道,一位从深圳返回湖南的新能源车主在耒阳服务区充电1小时,排队等候4小时。最初的路程是8个多小时,但最后花了16个小时。
 
这位车主的经历并非偶然现象。“十一五”期间,高速休息区很多充电桩“难找”。背后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大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678万辆,今年累计新车注册量为187万辆,是2020年的近1.7倍。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增加,充电桩也在快速增加。目前我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210.5万台,同比增长52.3%,车桩比为3: 1。
 
新能源汽车起步的最初几年,新能源汽车跨省跨州长途行驶是不可想象的。当时的风险不是充电队列,而是路上找不到充电桩,最终导致停电无法行驶。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的新能源车主至少敢开长途,而充电桩的数量、分布和密度给了车主这种信心。所以乐观看,在休息区排队4小时也是开发后的烦恼。
 
这是一个“高峰需求”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这款新能源汽车长途出行中充电桩“一桩难求”的烦恼,与之前火车票“一票难求”的烦恼,性质是一样的。
 
据国家电网统计,今年“十一”假期期间,国内高速公路日充电量创历史新高,接近平时的4倍。10月1日至3日,国家电网充换电服务网络总充电量同比增长59%,其中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充电量同比增长56.52%,城市充电设施日充电量同比增长75.23%。
 
 
 
今年“十一”假期,国内高速公路日收费能力创历史新高。图/集成电路照片
 
以业主所在的湖南省为例。10月3日,国家电网E公司在湖南省为15668辆电动汽车充电,其中高速公路充电同比增长96%,部分充电站出现排队充电现象。
 
“十一”假期,景区人满为患,高速堵车,春节期间“一票难求”的现象,本质上是景区供给能力和交通网络无法满足高峰需求时的压力。
 
事实上,任何一个服务行业的接待能力,都不能按照高峰期的游客数量来设计,因为如果为了满足高峰期的需求而进行布局,全年的运营必然是亏本的。像其他具有峰谷特征的服务业一样,充电桩的建设不能满足最高峰的需求。
 
包括加油站,也有这个问题。不过,一方面,加油站拥堵不会成为新闻;另一方面,加油站的接待能力有更大的潜力可以挖掘。相比之下,“挤压”充电桩的潜力显然很小。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休息区排队收费的麻烦会长期存在。即便如此,在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发展的前提下,充电桩的发展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充电桩运营是盈利的关键。
 
目前基于新能源汽车充电时间长一直是瓶颈问题的现实,长途出行换电是可行的方案。即使考虑到电池质量不同的问题,也可以鼓励车企在后备箱等地方增加新电池的空间,在长假期等高峰需求时刻利用换电分流充电需求。
 
目前,《电动汽车更换安全要求》(GB/T 40032-2021)作为全球首个电动汽车更换安全标准,将于今年11月1日起实施。这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实现充换电、两条腿走路的好时机。
 
 
 
5月10日,工信部官网以图片形式解读了《电动汽车更换安全要求》。图/工信部官网截图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一次可以在80分钟内充满电,耗电68到80度。收费标准一般由基本电费和服务费组成,基本电费在1元左右。按照当地物价局核定的范围,大部分服务费限定在1元以内,大部分是每千瓦时0.8元。这样,每千瓦时的总价格大约在1.8元到2.0元之间。
 
也就是说,一个充电桩一个小时可以充电60度左右,价格120元左右,24小时不间断运行。收入大概2880元,利润一半,只有1440元。
 
正因为如此,充电桩会用补贴重建,而运营会被忽视。很多充电桩的目标是一开始就拿到补贴,所以布局规划不合理,甚至设置在交通比较少的偏远地区,坏了也没人修。
 
针对这一现象,一方面要充分盘活存量,在长假等需求高峰时刻,可采取移峰填谷、引流等措施,引导新能源汽车充电。此次,在“十一”假期充电高峰期,国网湖南电动车公司对京港澳湖南段服务区18个充电站进行了抽干。
 
此外,在补贴政策方面,也可以分区域进行,在客流量大的地区可以增加补贴,引导市场投资。
 
近两年来,我国充换电设施配套建设不断加快。但要真正满足新能源汽车的长途出行需求,需要以市场化手段为主,多措并举,共同刺激充电桩的建设,更重要的是充电桩的运营。